言情阁 > 重生腹黑娇妻 > 第202章 讹人

第202章 讹人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lapdoggy.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哎呀,妈,真的,昨天晚上公安来了。说是小凤被打的头破血流,肠穿孔住在医院重症病房。崔莉报的案。”刘改美也是着急,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让她一个女人家怎么办?

    老太太这一下是真傻了,“不可能啊?”她寻思来寻思去,昨天好像自己拿着锅铲把小凤的头给打破了。

    可是那头破了就跟小宝这头过了一样,顶多包纱布和至于还能住的重症病房去。

    老太太第一感觉就是,崔莉出幺蛾子呢!

    这估计是想借机坑害他们家,然后把孙女儿要走。

    气势汹汹的老太太觉得自己真相了,她现在百分之百的肯定是崔莉闹出来的事情。

    “你别管,我先给小宝做点儿饭,等小宝吃饱了,我这就去找崔莉去,我倒要看看她到底要闹什么?我还要去派出所去看看去,这还要没有天理了,我们什么都没做,居然就能把我们抓进去。他们要是不放老大我就在派出所门口躺下给他。”老太太还没记着昨天医院的教训呢。

    总是把自己想成无所不能,最主要泼妇那一套拿出来到哪里都能见效,架不住别人要脸,她不要脸啊。

    刘改美急了,“妈,小宝的饭我做,您赶紧还是去吧,孩子爸不回来我这心里不安呢。”

    这都天亮了,范建成还没有回来,刘改美心里肯定着急,也害怕。

    这今天不去上班,她还能找理由请个假,要是范建成真的进去了,那恐怕工作都要丢。

    到时候她一个女人家怎么养着一个孩子呀?

    老太太看一眼刘改美,看见刘改美蓬头垢面,一脸的憔悴,估摸着一晚上也没合眼,“那行,你给我大孙子煮个鸡蛋,柜子里有挂面。我这就去医院去。”

    老太太收拾利落,疾步如飞的出门直奔医院去。

    白晓今天一大早就听说了,崔莉的女儿被她的前夫给打的住院了。

    心里也是咯噔一下,怎么处处都有渣男啊。

    这还是亲爹吗?

    自己虽然不是养父的亲生女儿,可是白老大对她从小那可是娇生惯养,手心里捧大的,根本没有动过她一指头,在她心目中,父母那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亲人,他们是可以为了她牺牲所有的。

    现在范建成这个亲爹居然都能对自己的女儿下这么狠的手。

    看来崔莉当初白莲花也是考虑到了这一层,所以才真的会束手束脚,那她昨天是不是做事太莽撞了?根本没考虑到崔莉的实际情况,一味的总是觉得人家心慈手软,有点儿太圣母玛利亚,现在看来倒是自己似乎有点儿多管闲事。

    谁不站在谁的立场上,总是觉得考虑事情是有些理所当然。

    她是喜欢杀伐果断,也喜欢雷厉风行,害了自己的人就立刻要得到报应,可是她也没想过,这报应背后的代价也太大了。

    看来人不能光从自己的角度考虑事情。

    特意跑到了小凤的病房来看看,小丫头看起来已经好多了,麻药过去之后,崔莉正扶着她,慢慢的在地上挪,做了这一类的手术要通气是肯定的。

    小丫头虽然脸上的表情是疼的吱哩哇啦乱叫,可是看得出来和她妈的关系亲近了很多。

    崔莉一抬头就看到了白晓,赶紧招呼,“快,白医生进来坐吧。我扶着她把这圈走完她就能躺下啦。”

    小凤看到白晓,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她想起来这是昨天为他妈撑腰的那个医生。

    “白医生,你好!”当然心里清楚这个白医生非常厉害,昨天收拾他奶奶的时候那可手下不留情,也是这个白医生帮了他妈!

    心里多少都有些发怵。

    白晓点点头,“怎么样,今天好多了吗?”

    崔莉笑着说:“好多了,昨天的手术做的很成功,这丫头,你看看现在都已经活蹦乱跳了,要不是这肚子上的伤口疼得厉害,恐怕现在就要反天了。”一说起女儿脸上都是笑容。

    小凤有些依赖的靠在崔莉怀里,仰着头问:“妈,你不会不要我吧?”这个话从昨天到今天为止已经问了不知道几百遍了,崔莉都不知道自己那该死的前夫做了什么事情让孩子害怕到这种程度?

    摸了摸小凤的脑袋,“你放心,你是妈妈的孩子,妈妈怎么会不要你。”也下定了决心要把孩子要到自己的手里。

    病房的大门被砰的一声推开了。

    老太太那是疾步如飞就冲了进来,一边儿往进走一边儿还指手画脚的喊着:“你个杀千刀的贱人,崔莉你有本事冲我来,你干什么冲我儿子来呀。现在还撺掇的你女儿开始装病了。我告诉你你别想蒙我,想要害我儿子,没门儿,你们母女两个做的这么缺德的事情,小心天打雷劈。”

    白晓看着老太太就要伸手拉扯小凤,这孩子刚做完手术,可架不住老太太这么拉扯。

    她就在这里不可能看着不管,上去一把就把老太太拉到了一边,手腕子一拧,老太太就被白晓给推到了门口,“老太太,这孩子刚做完手术肚子上的伤口还没好呢,你要是再这么拉扯她一下伤口,一会儿崩裂了,那就要进手术室,受第二茬儿罪了。到时候我们只能告你个伤害罪了。”

    她牢牢的站在老太太和崔莉母女之间。

    老太太手腕子钻心的疼,正准备骂眼前的这个大夫,猛的一下想起来这就是昨天把自己说的哑口无言,那个小姑娘,一听人家这个话,正想说他们是讹人。

    扭头就看到小凤,那脸色白的,手腕子上都挂着吊瓶儿,但是看其他的样子不像是做了手术啊。

    查房的大夫已经听到声音冲了进来。

    小凤被扶着躺在床上,医生掀开她肚子上的病号服,把纱布揭开,老太太跳着脚,一眼就看到那血淋淋的丑陋伤口,像是一个扭曲的蜈蚣,心里一下子一突。

    妈呀,真的做了手术。

    立刻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

    医生给她换上药,一边嘱咐崔莉,“今天还不到一天呢,就算下地通气,走路的时候要注意,别太剧烈了。要不然这伤口一旦撕开真的是要再做第二次手术。”

    崔莉急忙点头,她现在想起来还后怕,要不是白晓眼疾手快,把老太太扯住了,小凤现在恐怕真的要受二茬罪。

    白晓这都已经第二次帮她了。

    不由得感激的看了一眼白晓。
安徽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