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重生腹黑娇妻 > 第215章 说开(五更)

第215章 说开(五更)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lapdoggy.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岩一走,白月心里才松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两天总感觉王岩看她的眼神不太对,以前跟她倒是和和气气,但是总是有点儿距离,但是最近她发现就王岩的这眼神儿似乎里面冒着火。

    那热气腾腾的感觉让她都不敢和他对视。

    刚才王岩在,她都不敢出屋,就怕和王岩撞上,现在人走了,才挑了帘子出来,一大筐鸡蛋还在粮食屋子里搁着呢,看来只能下一次赶集再去。

    李海平李海安走出来看见白月,“妈,石头叔懂得太多了,我们两个有信心跟着石头叔不要两年就能学好养猪,到时候妈,我们多样两头猪,就不用你每天这么累,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兄弟两个。”两兄弟别看还没十八,可是也是雄心勃勃的。

    白月看着儿子这么懂事,也是高兴,“好好,以后咱们家可是要指望你们呢。”

    “妈,我石头叔那么好的人,这些年也不结婚,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我石头叔才能看上!”李海安无意的提起,这个石头叔比他们的亲爹还要好,对他们两个也不错,什么都肯教给他们,虽说有他们殷勤的给石头叔打下手的缘故,可是也有更多的是因为石头叔人好,要不然就凭他们两个,就算是把王家全家上下都威望好了也白搭,那个老爷子可是一句实话都不吐口啊。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你石头叔眼界高,一般女人哪能看得上!”白月有些不自在的说,和儿子说这个是不是不合适啊。

    李海平看一眼白月,“妈,我觉得石头叔对你有意思!”

    妈呀,一句话石破惊天,把白月吓得一激灵。

    “你这孩子,胡说啥呀?这话能是乱说的吗?你石头叔是啥人啊?你妈是啥人那能搁在一块儿吗?”白月有些气急败坏。

    李海平看着白月说,“妈,为啥不能说?你又不是坏女人,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啊,我都16了,石头叔能无缘无故的对我们两个好吗?而且隔两天就来咱家猪圈看一看,我知道其实咱家猪现在已经没啥大问题了,说是来跟我俩说说养猪的事情,实际上每一次石头叔不都是在前院儿帮您干活儿。

    而且时不时的瞄您一眼,您要是干什么体力活儿,立马抢着上去帮您干。”他真的不小了,很多事情已经可以用大人的眼光看问题。

    白月被说的面红耳赤,“那是你石头叔人好,你以后不许这么胡说,你妈是个二婚的,在这村里名声不好的很,以后不许说这个话,听到没有?”她有些生气了。

    李海平看着白月生气了,只好不吭气了,“妈,我们出去转转,看看哪儿的地还没上冻,去挖点蚯蚓或者什么的。这天冷了,咱家的鸡得加点儿营养,要不然就不爱下蛋了。”

    两兄弟出门走了。

    白月看着儿子们出去了,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掀开鸡蛋筐上的布子,忽然看到一块手绢在筐的角落里搁着,心里一动,这是……

    打开手绢,里面静静地躺着一盒雪花膏,一看就没有打开过。

    这个筐除了她动过,剩下的就是王岩动过。

    还能是谁放的东西啊。

    白月心里难受,如果说以前王岩只是若隐若现的表达出了那种意思,这一次,这是明明白白的向自己说明白了他的心意,可是说明白了又能怎么样?

    王老头对她的态度,她又不是不知道。

    王老头也不是对她一个人是这样,是对村里的寡妇和离过婚的女人都是这样,那就是不待见。

    王岩又是王家的长子,这以后是要给两个老人养老的,除非她想把王家闹得家宅不宁,否则。这件事她必须明明白白的拒绝。

    虽然心里面是很难过,说不喜欢王岩那是假的,她嫁给李大山一天,知冷知热的日子都没享受过,李大山别的门本事没有,除了会在窝里横,根本没有心疼过她一天,也没有说一天把这个家支撑起来,让她省点儿心。

    王岩不一样,这个男人一看就是丁天立地的那种男人,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如果嫁给这样的男人,那日子肯定是过的舒心,可惜啊,自己已经不是未嫁之身,为了三个儿子,她也不能在这里穷折腾。

    白月心一横,日子好不容易过到这步天地,自己绝对不能,让三个儿子再背上其它的名声,她可以一辈子不嫁,那都无所谓,可是三个儿子不一样,那是她的希望,也是这个家的希望。

    王岩天一黑又出来在水库边上坐着,这几乎已经成了他每天必然要做的功课,在这里看着那宽阔的水库,汹涌澎湃,似乎心里都觉得舒畅了很多。

    忽然就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人。

    王岩一看,居然是白月。

    嘴都要合不拢了。

    眉眼里都是笑意。

    白月坐到他身边,手伸出来,“这个东西是你放在筐里的吧?”手绢里的雪花膏。

    王岩摇摇头,“不是!这东西我没见过。”态度坚决的让人很难怀疑。

    白月笑笑,“你不承认没关系,但是我知道这东西肯定是你放的。拿回去吧,以后也别老往我们家去了,省的被别人说三道四,我走了。”无论是不是王岩做的,但是这件事她会跟他说清楚。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王岩噌的一下站起来,眼睛里喷着火,脸上的表情却看不出,他有怒气。

    白月回头,“我的意思就是,我们两家以后少些瓜葛,我是一个二婚的女人,带着三个孩子过日子不容易,而你还没结婚,老往我们家跑不合适。”话说的狠绝。

    白月都不知道自己居然可以心狠到这种程度,说起这种话来,连一丝犹豫都没有。

    王岩往前一步,白月不由的往后退一步。

    这个男人现在浑身的气势,让人止不住的害怕。

    王岩伸出手,白月不由自主的抱着头往后退了一步。

    “别打我!”

    那是常久以来面对这种男人的强势,早就形成的一种害怕,是她自己控制不了的畏惧反应。

    “我不会打你,哪个男人打女人他就他妈的不是男人。”王岩看到白月脸上的恐惧,心里疼的像是刀割,这个世界上居然就有这么王八蛋的男人,能不能再有点儿本事?居然打女人。
安徽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