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重生腹黑娇妻 > 第1046章 人情冷暖

第1046章 人情冷暖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lapdoggy.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晓来到医院,打听了心脏科病房的位置,刚到楼层,就听到了郁飞雪的声音。

    应该是和人吵架。

    “你们怎么回事?我母亲每次来住的是高干病房,你们这一次怎么安排的是这种八人间,这么吵她怎么休息?她是心脏病,不是感冒发烧,这样根本不利于病人休息。”

    因为着急,郁飞雪嗓子都沙哑了,这姑娘这几天想来也不好过。

    郁邵岩被隔离审查几天,他们家已经是天翻地覆。

    护士长无奈的说,“郁小姐,不是我们不给办,是因为不符合规定!以前你母亲都是住的郁局长的高干病房,可是现在上面要求严格规范手续,我们也没办法,一旦被查到了,我们要受处分的。

    这不是我们诚心的。您要是实在觉得不合适,就花钱住单间,虽然贵了一点,可是安静舒适,条件也好。”

    看得出来护士长也不是诚心刁难,可是白晓怎么会不明白,郁邵岩出了事,其他人不知道!这些医院的院长自然很清楚,上面的一个命令,底下的人不能不做啊。

    这就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啊。

    郁飞雪安稳的几十年生活终于被现实打败。

    “你们……你们……”郁飞雪气的说不出话来。

    她现在还能说什么呢,说人家做的不对,还是说人家没有按照规章制度办事?

    母亲虽然也有工作,但是母亲绝对没有父亲的待遇享受,每一次母亲可以在这里享受干部待遇,那是因为她的父亲是郁邵岩,现在父亲刚刚出世,立刻母亲所有享受的待遇都被打到了谷底,还真的是人情冷暖。

    可是这又能怪谁呢?

    苦笑,住贵宾间,他们又怎么住得起?

    家里条件是优渥,可是还不是那种富翁。

    他的父亲职位上是很高,但是是一个清正廉洁的人。

    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以权谋私,为自己谋私利的事情,当然偶尔走走后门办一点私事,这是很正常的,可是要说收受贿赂,帮别人违反制度。

    就是她这个女儿绝对不相信的。

    如果父亲真的收受了贿赂,那么何至于现在母亲住院,人家说让住贵宾间,自己还要这么犯难。

    贵宾间一天就要一千,还不要说有那么多的药费治疗费。

    她早就看过存折上了,上面也不过就是几万块钱,如果这些钱全花掉了。

    家里要是再发生什么事情怎么办?

    况且母亲现在是心脏病,刚才医生也和自己谈过了,这个病需要心脏搭桥手术。

    否则根本是治标不治本。

    母亲的这个年纪,如果做了手术,对以后的身体健康恢复是很快的。

    可是要再拖几年花钱不说,人也跟着受罪到最后一样,最后的解决办法还是必须做这个手术。

    所以这笔钱早花晚花都得花。

    可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现在的状况允许她大手大脚的乱花钱吗?

    简直是让人为难的一个事实。

    “我们还是不用了。”苦涩的说出这句话,对于她来说终于明白了,失去父亲的庇护,她开始第一次尝到了人间冷暖。

    转身走回病房,护士长怜惜的摇摇头,郁大人是个好人,家里的人也都不是那种不拿眼睛看人的人,很多时候,他们还是愿意照顾这样的干部家属的,比起来其他很多人的不拿他们护士当人的呼来喝去,郁飞雪已经算是很好的。

    可是她怜惜有什么用?

    她不过就是一个护士长,在这座医院里,她的话连个水花都溅不起来,各扫自家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旁边的小护士看着郁飞雪耷拉着肩膀回病房,小声的议论起来。

    “郁大人真的不行了?要倒了?”

    他们都是一知半解,谁也不知道具体情况。

    “谁知道呢?不过看样子不好,你没看到连高干病房都不让住了,听说是上面交代的,我们自然是上面怎么说,我们怎么做,看样子估计够呛。”

    “哎,这还真的是,没想到郁大人那样的人也是个贪官。”

    “你能想到什么啊?我们就是个小护士,这种事情怎么样也轮不到我们置评,再说了,谁知道郁大人自己做过什么啊?毕竟无风不起浪。”

    “哎!看来还不如我们老老实实做个小老百姓,是非也少。”

    “算了吧,谁不希望有个当官的爹啊,我要是有个这样的爹,我现在还会在这里当各小护士,被人家嫌弃啊。”

    “可是要是像郁飞雪这样,还不如有个当工人的爹呢。”

    白晓转身下楼,去了医院外面的银行,取出来五万块钱,舅妈的病需要手术的事情,她听郁飞雪说过,就是一直拖着,现在情况越发不好,手术还是必须做的,不能舅舅受了不白之冤,连家属都要连累吧。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人欺负自己的舅妈。

    看样子郁邵岩的事情已经有很多人得到消息,这应该就算所谓的落井下石啊。

    拿着缴费单给了护士长,护士长一看贵宾间的缴费单,也是一愣,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年纪轻轻,也没有见过,不知道是个什么来路。

    “请你们帮忙收拾一下,我们马上搬到贵宾间。”

    贵宾间当然可以享受这样的待遇。

    护士长立刻点点头,招呼两个小护士,“小李,小王,走!和我去给八床搬到贵宾间。”

    两个小护士面面相觑。

    可是手脚可不慢。

    贵宾间可不是一般人住的起的,光是每天的费用就足够让人傻眼,他们一个月工资还不够住半天的呢。

    白晓待着护士长他们来到病房,一进门,就看到几个病床的病人都吵吵嚷嚷,毕竟八个人加上陪护的家属,这里比菜市场还要热闹。

    郁飞雪正给舅妈喂水,亲妈这一次心脏病太厉害,已经起不来床了。

    看到憔悴的郁飞雪,白晓走过去。

    “小雪!舅妈。”

    手里的那些营养品也搁在一边,郁飞雪一看到白晓,眼泪都出来了,这个时候她太需要亲人的支持了,自己亲妈病了,还不敢告诉爷爷奶奶,怕老两口也跟着着急,那两位身子也不好。

    要是万一老两口也倒下了,这一家子可就完了。

    “晓晓。你来了。”
安徽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