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重生腹黑娇妻 > 第1059章 死了

第1059章 死了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lapdoggy.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认识玉佩的主人?她是谁?她现在在哪里?叫什么?”白敬山一连串的问题让林媛咳嗽的更厉害。

    白敬山急忙端了一杯水递给林媛,林媛喝了几口,终于气息喘匀了。

    “你怎么得到这块玉佩的?如果我没看错这块玉佩是我的一个好朋友的,可是当年她说不小心丢了,怎么会在你这里?”林媛想起了自己问起郁邵雅这块玉的时候,邵雅当时不自然的表情,虽然给了自己答案,可是林媛不相信那个借口。

    这块玉佩是郁邵雅父母给她的唯一的念想了,邵雅的父母因为她的缘故,被下F到了底下的农场劳动去了,也不知道此生还能不能见面,所以她知道郁邵雅把那块玉佩当做了命根子,一直都贴身保存着。

    就连尚峰那个混蛋都没有给他,居然告诉自己不小心丢了,她那个时候是不相信的。

    现在居然跑出来一个人来找这块玉佩的主人,这不是太奇怪了。

    “这块玉佩是我一个朋友的,当年这块玉佩的主人救过他的命,后来不小心掉下了这块玉佩,我的朋友这么多年寻找她就是为了报答当年的救命之恩,可惜一直都没有找到,你能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压抑住自己心里的雀跃,白敬山终于看到了一丝曙光。

    林媛握着那块玉佩,眼泪刷的就落下来,“你不需要找了,她叫做郁邵雅,可惜她已经死了,死了很多年了,在二十三年前就死了,她不需要你报答她的恩情了。”

    唯一的好朋友死的时候是那么悲凉,一个女人那么拼命的要保住自己的孩子,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了那个小生命。

    现在郁家应该已经找回了那个孩子了吧!

    她记得郁邵华上一次打电话来就是为了这件事,他们遇到了一个和邵雅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可惜她身子不好,根本和外界没有一点联系。

    况且她不愿意麻烦郁家,不希望人家以为她想要凭借当年的一点点感情,就要用人情来换取利益。

    她和邵雅是不一样的,邵雅当年为了她节省下自己的粮食给她吃,两个人一起黑夜里去偷地瓜,在山上烤红薯填饱肚子,还有两个人饿急了,抓田鼠,两个女孩子本来应该很害怕田鼠的,可是当时饿急了眼。

    只想要吃东西,不吃东西他们就要饿死了,田鼠恐怕在她们眼中都是食物。

    记得邵雅烤好了田鼠每次都是给她有肉的地方!自己都是啃的那些骨头最多的地方,好几次邵雅差一点晕倒在地里,都是因为把口粮分给了她。

    要不是邵雅,她就饿死了。

    她的成分不好,粮食关系根本就没过来,根本就没她的吃的,要不是郁邵雅这个好姐妹,自己坟头的树都长得老粗了吧!

    白敬山呆住了。

    他想过那个女人过得不好,过得艰难,可是完全没想到那个女人死了。

    这怎么可能。

    那个温柔的声音,那个黑暗中炽热的身体,那一双亮如天上繁星的眼眸,怎么可能?

    “不可能?她怎么可能死了?你弄错了吧?这块玉佩不是你说的那个郁邵雅的吧?肯定是弄错了。”有些手足无措。

    林媛苦笑道,“我怎么可能认错!这块玉佩是郁邵雅的命根子,是她的父母给她的唯一的东西,我不会认错的,也不可能认错,这块玉佩的这个空隙里还刻着郁邵雅的名字!那是她父亲用显微镜刻上去的。不相信你自己去看看。”

    这个秘密只有她知道,因为是郁邵雅告诉她的。

    “她是怎么死的?”

    忽然一下子所有的希望和幻想都成为了一个泡影。

    一戳就破的泡影。

    “她难产大出血死的,当年那里没有医疗条件,为了保住她的孩子,她才丢了命!”这不是秘密,有心人只要去调查就能知道。

    何况看着这个男人不像是个坏人。

    虽然她看人的眼光实在不怎么样,可是这件事不是什么重要的秘密,根本不需要欺骗。

    这是来找姐姐报恩的啊。

    “难产?郁邵雅结婚了?”

    虽然有过预料!可是他没想到郁邵雅是真的别人的妻子。

    有一种极度的羞愧和内疚,还有对于这个女人更大的歉疚,因为自己这个女人肯定更加羞愧吧,背叛了自己的丈夫,哪一个女人可以安心的继续好好过日子。

    “那个混蛋尚峰抛弃了邵雅,骗了邵雅,自己一个人回城就和别人结婚了,把邵雅扔在了乡下,邵雅还没结婚有了孩子,怎么能和别人说,只能瞒着,最后生孩子的时候难产,为了保住孩子,邵雅大出血死了,那个混蛋逍遥得很,怎么还会记得那个为了他死了的女人。”林媛一提起尚峰就是一肚子的气。

    这个狼心狗肺的男人居然还和以前的所有知青把这件事撇的一干二净,说什么郁邵雅肚子里的孩子和他没关系,要不是他的孩子,邵雅怎么会生下来。

    再说了那个时候除了尚峰,邵雅根本就没有和其他男人有过亲密的来往,怎么可能是别人的孩子。

    想一想就觉得邵雅不值得。

    “那个男人这么混蛋?他怎么可以这么对邵雅!”

    白敬山也是怒了,听完林媛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知道了郁邵雅和尚峰的纠葛,他才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一种无耻的男人。

    “怎么不可以?尚峰现在可是尚家的当家人,我听说还混的不错,做生意,现在也算是财大气粗,可是谁还会记得那个为了他付出的女人,这样的男人老天爷居然还能让他平步青云,我真的不理解。也许世上本无报应一说。是我们自己这些人类以为有的,可笑啊。要是真的有,我的姐姐就不会这么枉死。”

    林媛对尚峰咬牙切齿。

    想起尚峰,就能想到郁邵雅的死。

    白敬山喟叹,他以为他能报恩,却不知道那个女子已经烟消云散,他的心是失落的,失落的是自己晚了一步,不是一步!是晚了二十三年。

    “她埋在哪里?我想去去看看她。”

    虽然人不在了,可是他要看看到底这个女人是什么样子,他要知道当年那个救他的女人长什么样子,这是他长久的一个心愿,也成了一个梦魇。
安徽11选5